ABUIABAEGAAgguC5_QUomIOO5AYwlgI4MA

专为中小网站服务.png

长津湖战役:宋时轮入朝第一战,全歼美军北极熊团,战士冻成冰雕

216
发表时间:2014-06-21 21:23作者:网站管理员



1950年11月,美军陆战一师出师不利,损兵折将,但师长史密斯万万没有想到,重击他们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九兵团的将士们此时甚连土豆都吃不上。

在当时长津湖的荒山野岭上,想找到一口吃的食物谈何容易,就连志愿军第九兵团司令宋时轮都曾经拍着桌子对和后勤部门的人说道:“我可用党性保证,我每天也只是吃一两个土豆。”

其实,志愿军第九兵团不仅后勤保障处于劣势,他们的武器装备也相对落后,战士们不得不忍受极度的寒冷与饥饿,在冰天雪地里与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作战,其伤亡情况已经大大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

就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长津湖战役才刚刚进行了三天的时间,志愿军第九兵团各个作战部队汇总的伤亡统计情况,让宋时轮大吃了一惊。

在短短的三天时间里,第九兵团的损兵折将就达到了近万人,如此严重的伤亡让宋时轮意识到了所面临的困境。

尽管长津湖一战显得尤其艰难,然而一切困难都不能阻挡志愿军第九兵团全体战士决胜的信念。

早在志愿军第九兵团出兵朝鲜之前,毛泽东主席就专门找宋时轮谈了一番话,指出了第九兵团在朝鲜战场东线作战的重要性。

毛泽东主席还特别提醒宋时轮说:“如果东线打得不好了,或打得不及时,江界就有可能失守,美军将从东面威胁志愿军西线部队,西线部队完全有可能处于东西两线敌军的合围之中,必将造成全局上的不利态势。”

长津湖战役是宋时轮踏上朝鲜战场的第一场战斗,也是不容有失的一仗。他内心深知,如果打不掉美军陆战一师,自己将会成为千古罪人。

张成阁在长津湖一战中,被提拔当上了第20军第58师174团特务连副连长,这一年,他只有19岁。

年纪轻轻的张成阁曾经历过解放战争,战场上流血牺牲的事情,在他的眼里也算是司空见惯了。但是,在长津湖战役中没有吃的,也没有喝的,如此艰苦作战对他来说却是第一次遇到。

张成阁所在的志愿军第九兵团第20军的主要任务是,负责对美军陆战一师的部分兵力进行分割包围。

在长津湖战役打响的这三天时间里,被围困的美军每天都在寻找突围的机会,他们所使用的战术并不复杂,天上的飞机轰炸和地面上的坦克开路,完全是在凭借火力的优势。

张成阁指挥的连队负责阻截从下褐隅里到新兴里的公路,美军的几十辆坦克疯狂地向他们的阵地发起攻击。

美军陆军一师从下碣隅里北上的突围部队是要打通和新兴里美军的联系,一旦让他们突出了志愿军的包围,必定会合兵一处,第九兵团的战士们将会面临更大的压力。

张成阁连队的阵地位于公路边的一个小山头上,虽然有居高临下的优势,但美军分兵两路:一边攻击小山头阵地,一边组织坦克顺着公路突围。

所以,张成阁不能只在山头的阵地上进行阻击,他必须带着一部分战士冒着枪林弹雨,跑到公路上围堵美军的坦克,导致连队的伤亡很大,他本人也身负重伤。

庆幸的是,张成阁总算是捡回了一条命,他在长津湖战役中活了下来,前来增援的部队立即把他转移到了后方的救护站进行包扎。

在冰天雪地的长津湖战场上,战士们一旦负伤,过度的失血和极度的严寒,马上就会把人的身体冻僵。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才造成了志愿军第九兵团三天以来的巨大伤亡。

长津湖战斗中,每次一到夜色降临的时候,美军的飞机就无法执行空中支援的任务了,地面的美军部队也就会停止所有的突围和进攻行动,他们全部都会龟缩在阵地里进行防御。

而这个时候,恰恰是志愿军最活跃的时刻,第27军第80师第239团的将士们趁着夜色,悄悄摸到了新兴里美军阵地的附近。

正当第239团要发起攻击的时候,却发现了美军的前沿哨兵。

在长津湖战役的前线指挥所里,最高的指挥官是第九兵团副司令陶勇。在此之前,宋时轮和陶勇就进行了明确分工,宋时轮在第九兵团总部指挥全局,陶勇在前线指挥具体作战。

自从长津湖战役打响以来,陶勇就一直觉得不对劲,美军的兵力跟获取情报中显示的有着很大的出入,而他的这个忧虑通过审问美军的俘虏得到了证实。

通过美军俘虏的口供和详细的统计,陶勇逐渐摸清了各个包围圈里美军的建制,也掌握了美军在长津湖的兵力具体部署:在新兴里,有美国陆军第七师第32团的一个营、第31团的一个营,以及第57野战炮兵营;在柳潭里,有美军陆战一师第5团、第7团和陆战炮兵第11团;在下碣隅里,有美军陆战一师第1团和工兵营,以及陆战一师的师部;在古土里,有美军陆战一师第1团团部、陆战炮兵第11团第2营E连、陆军第7师31团B连、陆军第185工兵营等零散单位。

这样算下来,美军在长津湖的总兵力竟然达到了3万多人,与曾经情报中所显示的兵力相比,竟然多出了三倍多。

志愿军第九兵团的原本计划是,要把长津湖的美军全部歼灭,但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得原定的目标难以实现。

陶勇立即把这一情况向宋时轮汇报,宋时轮面对着地图,仔细计算着敌我双方的兵力和装备情况,开始思索着新的作战方案。

宋时轮认为,与其把兵力分开同时攻击各处的敌人,倒不如集中力量一个一个地吃掉被围困之敌。于是,他当晚发布了新的作战命令:“决定集中第27军的主力,首先消灭新兴里的美军第七师部队,然后转兵逐次消灭柳潭里、下碣隅里等处的美军陆战一师部队。”

与此同时,宋时轮还向作为预备队的第26军发出指令:“迅速行军到长津湖,增援第20军和第27军。”

位于长津湖新兴里的美军总计有3100多人,虽然他们装备了各种精良的轻重武备,但志愿军已经封堵了新兴里向外的所有通道,美军处于没有任何外援的孤立状态。

1950年11月30日的晚上,志愿军第九兵团第27军向新兴里进行了猛攻,第238团首先突破了被火炮和坦克围成的美军阵地,然后攻入纵深与美军展开逐屋争夺。

敌我双方的短兵相接,经历连日激战,而且外援断绝的美军则显得士气萎靡。

志愿军第239团在激战中攻进了一个美军营房的指挥所,战士们都不知道,他们的攻打的正是美军第7师第31团战斗队的指挥所。这支部队曾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成功攻入了俄国的西伯利亚,由于战绩卓越,被美国第28任总统威尔逊亲自授予了“北极熊团”的称号。而被志愿军击毙的美军军官,正是“北极熊团”的最高指挥官麦克莱恩团长。

在新兴里的战斗中,志愿军第九兵团充分执行了“夜战进攻,近战打击”的战术。

反观美军这边,他们已经习惯了步兵和炮兵协同、坦克开路的打法,一旦和志愿军面对面地进行肉搏和巷战,一下子就完全慌了手脚,只能边打边撤,甚至就连物资装备也都顾不上了。

宋时轮对新兴里的作战部署取得了良好的成效,几个小时之后,还没有被消灭的美军全部都被压制在了仅有1.5平方公里左右的范围内拼死抵抗。

12月1日早上,新兴里美军的炮弹已经用尽,高射机枪、迫击炮的弹药也都所剩无几,残余的美军第7师部队几乎没有了还手之力,于是开始四处地溃散。

这个号称不可战胜的“北极熊”王牌第31团全军覆没,创造了志愿军在整个朝鲜战争中,唯一一次全歼团建制美军的战例。

新兴里一战,在整个朝鲜战场里具有着凡的意义,志愿军在长津湖的冰天雪地里,靠着顽强的意志力挺过了严寒的考验,在武器装备处于劣势的情况下,赢得了长津湖战役的主动权。

身在北京的毛泽东主席在给志愿军第九兵团的来电中专门提到:“我九兵团数日作战,已取得很大胜利,不但在下碣隅里将美军陆战第一团,及其他数部增援部队基本歼灭,而且在新兴里地区将美7师一个多团完全消灭。如我军能将其他部队各个歼灭,在朝鲜战局上将引起很大变化。”

长津湖东边新兴里的战局,震动了整个东线的美军部队。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拿着低劣武器装备,且后勤不足的志愿军第九兵团居然可以攻破坦克和火炮组成的钢铁阵地,还歼灭了新兴里一个团的美军部队,使得“北极熊”团的建制永远地在美军序列中消失。

通过新兴里一战,在长津湖组成的四个大包围圈里面,志愿军第九兵团已经成功地解决掉了其中一个。随后,宋时轮马上下令兵分三路,准备一一击破其他的美军阵地。

与此同时,美军面对新兴里的失利,也马上做出了新的部署调整。

12月1日下午14点,美军第10军军长阿尔蒙德匆匆地飞抵了下碣隅里的临时机场,召集陆战一师师长史密斯等高级军官开会。

在会议上决定,长津湖东线的美军第十军所属部队立即全线向咸兴、兴南地区撤退。特别是陆战一师,要集中力量突出志愿军的包围圈,尽快撤离长津湖地区。并且向史密斯授予特权,可以扔掉影响撤退的一切军用物资。

然而,史密斯的想法是,必须要把士兵、坦克、军用物资和装备全都撤离走,只有这么做,才能保存美军陆战一师的尊严。但他也明白,围追堵截的志愿军绝不会让他们轻轻松松地走出长津湖。

因此,史密斯向陆战一师下达命令:“部队振作起精神,发挥出王牌部队的作风,要给志愿军还以颜色。”

自从史密斯命令部队向南撤退后,美军陆战一师柳潭里的部队开始向下碣隅里拼命地突围。他们在撤离之前,进行了“坚壁清野”,把所有的废弃物,包括残留的口粮等收集到一起进行焚毁。

他们把所有能携带的东西全部装上了车,行军队伍还必须要时刻保持着战斗队形,抵抗不断在后面追击和围剿的第九兵团志愿军,所以行动非常地缓慢。

就在这个时候,志愿军第九兵团司令宋时轮下令:“一定不能让美军陆战一师分散的各部会合,务必把美军消灭在撤离的路上。”

志愿军第九兵团第20军58师172团2营6连负责在公路上阻截柳潭里南撤的陆战一师部队,当美军通过的时候,6连连队并没有进行任何有效的攻击,这让第58师师长黄朝天非常生气。

当黄朝天亲自赶到6连的阻击阵地时,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全连的战士们有一半人都还保持着射击的姿势,他们如冰雕一般,全部冻死在了阵地上。

而剩下的一半战士,也都有着严重的冻伤。

看到那些冻死冻伤的志愿军战士,即使没有被冻死的战士,有的手被冻掉,有的手指头被冻掉,黄朝天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

12月4日下午,从柳潭里撤离的美军用了三天的时间,终于抵达了下碣隅里。陆战一师师部的帐篷食堂为他们准备了热气腾腾的热狗、新鲜的蛋糕、各种果汁和咖啡。

饱餐一顿之后,合兵一处的美军陆战一师立刻开始启程,准备向南方后撤。

志愿军第九兵团虽然拿下了新兴里,但美军陆战一师的主力部队并没有遭到重大打击。

此时的第九兵团的战士们已经在长津湖作战了整整一周的世界,严寒和饥饿的问题,始终都在困扰着这支部队。


分享到:
该网站浏览量